您当前位置: 华宁新闻 > 正文
张本礼和他的手工卷粉
[ 华宁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4-12-2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3

用筷子沿蒸粉盘周边赶出,卷粉就做成了。

2

将米磨成浆,以前用石磨,现在用的是磨米机。

□  记者  徐瑞伟  申进明  文/图

随着工业化、互联网和物流的快速发展,许多地方特色工艺品越来越同质化,然而受运输、保存困难等影响,地方特色小吃成了能体现地方特色、民俗文化的标志。华宁手工卷粉,就是这样一个能代表地方特色饮食文化的标志之一。

在华宁县城宁州街道一条名叫“城隍庙街”古巷道内的老城门楼下,记者找到了居住在这里并做了30多年手工卷粉的张本礼。

“偷学”的手艺

见到张本礼时,他正围在灶台前忙着蒸卷粉。“我们家,一直是老伴负责销售,我负责做。这两天老伴到玉溪帮孩子带娃娃去了,只有我一人边做边卖,忙不过来时就叫周围的帮着看下摊子,等蒸完卷粉我再去看着。” 张本礼直率地说。

说起做手工卷粉的手艺,张本礼清楚地记得是1980年11月,因为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故事:当年的一天晚上,27岁的他到一朋友家玩时,正好看到朋友家的老人在做卷粉,他就站在一旁默不作声地仔细观察。

第二天一早,他买来石磨、漏筛等全套做卷粉的家什,凭着记忆模仿着制作起来。经过反复探索、品尝,张本礼最终学会了手工卷粉的制作。随后的日子里,张本礼逐渐掌握了华宁卷粉的独特之处:做卷粉的米要用华溪米,水要用塘子心的井水。“这样做出来的卷粉才能有光滑洁白、口感软粘、入口香甜、薄而耐折的华宁卷粉的特点。”张本礼说。

谋生的手段

对于这份“偷学”来的手艺,张本礼倍感珍惜。

在张本礼看来,吃食货永远都不会被淘汰。因此,当大家逐渐从集体经济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不再愿意做手工卷粉时,张本礼却不辞辛劳、起早贪黑地做着自己的手工卷粉,然后挑着卷粉徒步数十公里,到华宁的登楼山、新城、西冲等地,边卖边兑换大米、麦子等粮食。繁忙时,他曾一天一夜甚至两天一夜不睡觉忙着做卷粉,最多时一天要做100多斤大米。

张本礼的聪明与勤劳,也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凭借这门手艺,5年时间花了1万多元,他就于1985年盖起在当时较为气派的砖混楼房,后来又供出了两个女儿。“送女儿去外地读书时,交完5000多元的学费,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了。女儿很担心,我就跟她说‘不怕的,只要卷粉一响钱就来了’。”张本礼很是自豪地说。

简单的工艺

将米倒入盆内洗好,浸泡两三个小时,用磨米机(以前用石磨)反复研磨成米浆后,舀适量米浆放入直径1米左右的圆形蒸粉盘内,放入锅内烧开的水里蒸上一两分钟抬出,放在平稳的桌面上冷却三五分钟后,用筷子沿蒸粉盘周边赶出折叠成方形,一条卷粉就做成了。

“其实,做卷粉的工艺程序就这么简单。这活计就是熬人些,成本高、挣钱少,干这行还得过过苦日子的人才撑得下去。”张本礼边做边说,“其实,我们家做手工卷粉并不是最长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华宁县城做卷粉的最多时有五六十家。只是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嫌做卷粉太苦太累,又不怎么挣钱,才逐步放弃。到现在,县城周边还在做手工卷粉的也就只有七八家了。”

传承的胸怀

和之前一天最多要做100多斤大米相比,张本礼现在每天只做三四十斤,主要供应着两家饭店,偶尔也接一点婚宴订单。“这并不是受机器卷粉的冲击,主要还是自己岁数大了,体力上吃不消。虽然两个已经成家的女儿都叫不要做了,但30多年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要完全闲下来对身体不好,随便做着苦点老两口的生活费,也能减轻些孩子的负担。要不然,我现在的手工卷粉还远销过昆明、上海呢。”张本礼说,“虽然现在有了三轮车等运输工具,但我还是喜欢早晚去塘子心至少挑7趟井水来做卷粉,权当锻炼身体。”

和许多手艺人一样,当一门手艺无人继承时,张本礼一样感到惋惜和不舍,而他并不忌讳手艺外传。他说:“现在,只要有人愿意学我就愿意教,决不藏着掖着,反正两个孩子有工作也不想学,这门手艺丢了也是丢了。”张本礼告诉记者,以前也有很多人来跟他学,他甚至连如何打灶、如何更长久保存卷粉的技术都手把手教他们,但回去后放弃的多,坚持下来的少,主要还是嫌苦嫌不挣钱。

采访结束,张本礼抬起卷粉、挑起水桶,走在城隍庙街,继续走在制作手工卷粉的路上。

编辑:汤思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