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民俗文化 > 正文
水润泉乡
[ 华宁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11-0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  奚丽菊

晚风徐来,树影婆娑,华盖山下的夜色在华灯初上的七月透着若隐若现的妙曼;月色正好,洁白如盐,均匀地洒在泉乡广场上,一股巨大的喷泉在广场高悬而耀眼的荧光管下吐着清白而清凉的水柱,像在重复演唱着一曲欢快的歌谣。

广场分为三级台阶,成梯田状,富余的水漫过广场喷泉池顺势往下流淌,片刻就注满了第二级台阶的盛水池,继而注满了第三级台阶的盛水池……水从各个水池顺着台阶一级一级继续往下流淌,很快就漫过了城市的街道,漫过城中村的人行道,漫过杨柳依依的河堤……穿着拖鞋打着赤脚的市民和游客,与广场上那些恣意漫游的水形成默契在互动;老人扶着老人、大人牵手孩子、情人依偎着情人,欢声与笑语弥漫整个小城。

这是中国的泉乡——华宁,这是七月的宁州城。

水从何处来?饮水思源,嬉水也得思源,对于水——广场上这股巨大的喷泉,可以不问去向,但必须问它们的来路。

恩永泉是在这种好奇中被揭开面纱的。

恩永泉,又名龙泉,俗称大龙潭,位于城西南五里许山麓,似半圆掩映在一片树荫下,约一亩余的潭池,深2米余,出水量大,水流量四季均衡。水从石底孔洞中滚沸而出,其水清如镜,游鱼可数,周围古柏、清香树木较多,常有飞鸟站立枝头,麻蛇穿行其间,池边杂草孕育田鸡无数而见影水中。可谓景幽之处,集万物之秀,皆宁州丰美之地也。

恩永泉以潭泉、龙神祠、葫芦湖、蓑衣龙树、珠山溶洞、甜柿基地为景点,泉水到底流淌了多少年,没有几个人说得清楚。事实上,让一眼泉这样平静地流淌并没有太多的色彩,但如果赋予它一些传说就显得有些神秘了。

清代,宁州坝子仅有几条弯曲淌水的小沟,若遇雨水降临,山洪暴发,粮田水淹沙埋,又若遇天干年月,沟道狭小,水流不畅,前坝阻水,后坝干涸,仍不利粮作发展。百姓叹息地说,官不要民,民只有顺其自然靠天吃饭了。后来,来了一个新任州官,他知道民为水所苦这件事后,极为重视。一天,州官带着几个官员来到大龙潭视察水利,看见潭清水碧,出水旺盛,高兴地说,潭水如此旺盛,是为官之福也,要造渠引水,肥坝田园,造福百姓。随后又对随从官员说,宁州非无水,而不重治理是也。现在,为造福百姓,他要开辟两条渠道,一条为东道,一条为西道,不知诸位有何意见。官员们听后,无一人发言。州官见无人发言,接着又说,既然各位没有意见,那就照他说的办。事隔不久,在州官的领导下,两条大沟顺利动工了。可是,就在挖西大沟挖到一座名叫虎山的山脚下时,宁州张家出来阻止说,这山是他家买的,是他家的坟塘,不准把沟挖在这里,如果要挖这条沟,等于用链子把他家的虎拴住了,破了他家的风水。由于张家再三阻拦,州官也无办法,只好暂停了下来。

工程停下来后,州官打听了张家的来历背景,得知张家有一位在京城当御史的大官,势力很大,一般人得罪不起,这就是张家不许挖的主要原因。州官了解情况后,说张家身在京城做官,应为家乡多做益事,不应辜惜私情,压倒一切。于是州官想,京城皇帝是他的学生,既然张家有这么大势力,要上书启奏皇帝,让他知晓,再作定夺。事隔一月有余,皇帝派人送来圣旨,封州官为都司,说如果张家再来干涉,影响水利,绝不轻饶,且可先斩后奏。张家知道皇帝亲自下了圣旨后,再也不敢出来阻拦。两条大沟得以顺利动工,不多时日,沟渠就修好使用了。

后来,百姓为了感谢州官,就把俗称的大龙潭取名叫恩永泉,至今传颂。

传说终究是传说,无从考证它的真实性,但恩永泉灌溉的农田和孕育的作物是独一无二的,却是不争的事实。譬如说恩永泉灌溉甜柿基地,种植500余亩,柿子质优味甜,是上好的保健食品。王马、前所两个村庄种植的藕,不仅个头大、有品相、口感好,且营养价值是整个玉溪地区最高的,曾一度出现“宁州藕贵”的现象,市场上出售的藕常常冒充是这两个村庄种植的。换一种说法就是,只有恩永泉的水才能种植出这么优质的农作物。

恩永泉是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智慧的华宁人为了让整个城市都能得到恩永泉的润泽,大兴水利,开沟挖渠,引水进城,他们结合泉乡广场的建设,把恩永泉这股巨大的水流引进城中,构成了一幅高原水乡的美景,堪比江南。

一个城市在水的供应和需求上如果能够自给自足,这个城市是幸福的,一个城市在水的供应和需求上如果不但能够自给自足,还有富余的水供人追逐嬉戏,这个城市就存在富甲天下的可能,享有泉乡美誉的华宁就存在这种可能性。

到云南看山,到华宁嬉水。小城虽小,但华宁正以水润泉乡、恩泽百姓的名义而扬名。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华宁人懂,恩永泉也懂。相对于源源不断的泉水,华宁人付出的其实远远没有得到的多,大自然的恩赐,让华宁人一天比一天清醒地意识到党和国家的恩赐一天比一天厚重。

水墨周庄是一幅画,水润泉乡也不是一种虚构。

编辑:陈荟吉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