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盘溪 >> 民族文化
百年滇越铁路上的盘溪站
[ 华宁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3-25   进入社区    来源: ]

微信图片_20190325144322

     

微信图片_20190325144335

    1910年,由法国人修建并控制的滇越铁路建成通车后,它在云岭大地留下殖民者印记的同时,也揭开了云南近代工业发展的序幕,并在抗日战争时期成为南方的重要运输通道。而那些铁路沿线的村镇也随铁路的开通,寻觅到了发展的机遇。

滇越铁路在华宁县境内有30公里左右,盘溪镇作为其中一个站点,在当时繁忙的铁路交通运输中,依靠铁路运输发展了当地经济、开拓了眼界,成为了那时人们口中的“小香港”。

百余年后的今天,旧时的法式建筑依旧静静地立在盘溪这座因它而兴旺的小镇中,周围生长旺盛的香樟树还在那里散发着历史的气息。近日,记者来到这个旧时的运输繁忙之地,在法式建筑与老者的描述中探寻它的历史。

2019年3月,一抹春日的阳光透过枝繁叶茂的香樟树洒在盘溪火车站两侧法式建筑的外墙上,留下斑斑点点的光影。建筑旁的铁轨在阳光的照射下也泛出点点银光,延伸至远方。站在火车站老站台站牌前环视四周,感觉这里处处散发着历史的气息,悠远而斑驳。

盘溪火车站原名“婆兮站”,是滇越铁路上设立的二等站。关于它,得从19世纪初开始说起。

那时,英法殖民者侵入东南亚及中国云南,互相角逐。而法国自入侵以后,便步步紧逼,欲将云南变为殖民地。清光绪年间,经过中法战争和甲午战争的洗礼后,法国在取得对越南的“保护权”及在中国西南诸省通商和修筑铁路的权利后,又强迫清政府与之签订条约,取得将越南铁路延伸修入中国境内的修筑权,并派人踏勘路线,绘制蓝图,修建滇越铁路。

据了解,滇越铁路从越南海防到老街,称“越段”;从中国云南省河口至昆明,称“滇段”。在滇段,法国人原拟将云南繁荣的城镇与人口密集的农村连成一线,勘定了经河口、新街、建水、通海、玉溪、晋宁、呈贡等地而达昆明的西线,但遭反对,最终放弃平坝地区而改走山路。这段山路,下段由河口经蒙自碧色寨至开远;中段由开远沿南盘江北上,经华宁盘溪至宜良;上段由宜良经呈贡抵昆明,即东线。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当时的法国政府批准东线规划,并在次年正式开工,于清宣统二年(1910年)4月1日全线通车。

滇越铁路通车后,华宁盘溪成为其中的一个站点,并在此设立了二等站。同时,还在车站附近的羊街设立了邮政支局,北通昆明、南达河口。由于车站的设立,越来越多的生意人开始聚集到这里,带动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使其成为邻近各县的物资集散中心。

对盘溪历史多少有些了解的68岁当地长者张德荣说:“听长辈们说,滇越铁路开通时每天都有很多马匹往返驮运物资,商人、马帮、苦力、铁路工人、外国人等都聚集在车站周围,热闹非凡。并催生了云顺货仓、大兴货仓、保利公司、三达公司等10多家商贸店铺,形成了繁华的集市。盘溪人脑子转得很快,以前我们这里的蔬菜基本上是自给自足,很少会主动将其外销别处。但发展中,当地一些农家将自家的蔬菜通过铁路运往昆明等地销售。而随着发展,盘溪的经济贸易也渐渐成为当时全县之首。也因如此,被很多人称之为‘小香港’。”

行走在铁道旁的石子路上,游历于法式建筑悠远的历史气息中,在那不远处的铁道上,一列不知是否还能运行的火车静静地停放在那里。就这样在转眼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汽笛轰鸣,人声熙攘的年代。此时,一个颇有意思的想法开始渐渐浮现出来,想一探究竟:“旧时的盘溪站到底什么样,那时人们都看到了什么?”

几经寻找后,记者得知现年79岁的当地长者普家有的长辈们就曾帮法国人修过这条铁路。而在他的讲述中,又会呈现怎样的见闻呢?

普家有看上去很精神,在其下意识地整理自己衣物展现出一股亲和力的同时,也更显出些拘谨。与之聊起滇越铁路,聊起盘溪站,在其短暂的思索之后,他说:“滇越铁路在这里有100多年历史了。法国人修这条铁路除了打通昆明与越南的交通运输外,他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将个旧的锡矿通过这条铁路运到昆明,再转运至法国。盘溪在滇越铁路的中段,刚修铁路时,法国人带着机械设备,扛着枪来到这里,让当地老百姓给他们干活。帮法国人修铁路的老百姓会在法国人在场的时候拼命干活,等法国人一走他们就放慢节奏或者休息,并管这样的做工形式叫‘磨洋工’。我的爷爷、奶奶就曾给法国人干过活,他们也是这么告诉我的,而且做工时,只要法国人看见你干活很卖力,就会给钱以示奖励。我小时候也到过盘溪站,记得民国时候,盘溪火车站周围有很多洋房,而且每天都有往来的火车停在这里。列车靠站停车后,有很多人下车、上车。那些由外地来到盘溪的人中,有一部分是越南人,他们来盘溪就在这里做点生意,从事理发等行当。在车站,我还见到过法国人,他们穿着和现在电视上看到的都差不多,人比较客气。由于语言不通,当地人有时会开玩笑奚落他们。”

与普家有的描述有些相似,当地长者王天喜说起盘溪站时这样表述:“以前,盘溪火车站的客流量和货流量很大。只要火车一进车站,上、下火车的旅客或者生意人非常多。每到这时候,等候在车站中的本地人便会拿着自家的商品到月台附近叫卖,不仅有卖煮鸡蛋、荔枝、石榴的,也有卖熟花生、熟玉米和香烟的等等,种类很多。在火车上的人们会打开车窗,探出头来,俯视着窗外的小商品,与卖东西的小贩们讨价还价。而那些下车的人则会到车站旁边的小店,吃上点凉米线、凉卷粉等东西后离开。”

斗转星移,在滇越铁路建成通车设立盘溪站,并在发展中盛极一时后,时间渐渐步入了21世纪。随着公路交通等基础设施的完善,滇越铁路在交通运输方面的优势开始衰减,加之经济的快速发展,滇越铁路在运力、速度和安全上显现出严重的不足,而盘溪作为物资贸易集散地的位置也逐渐丧失。

据相关文献记述,2003年,因路基破损严重、铁路老化等原因,滇越铁路客运量大幅减少。2005年,客运完全停止,每天仅有两列货车从昆明发出,经过盘溪、开远等地后进入越南境内。王天喜告诉记者:“现在,我们这里的铁路还在用于运货,只不过趟数很少,大概是隔一天有一趟,不知它运往哪里。”而客运的停止,流动人口的丧失,使得这个因铁路而兴盛的小镇逐渐失去了昔日的辉煌,火车站周围的热闹景象也淹没在了时代进步的潮流中。

如今,行走于盘溪街头,每每问及滇越铁路、盘溪站时,很多上点年岁的人或多或少都能描述一番。在他们看来,盘溪已然成为了滇越铁路沿线经济、社会、文化共同进步的历史见证,更是当地的一种文人印记。(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编辑:陈志莲
分享到:
相关链接